您現在的位置: 到香港物流 >> 生活頻道 >> 文化 >> 歷史塵灰  >> 正文

實現人生理想,從40歲開始

ao.hididai.com 來源: 中國新聞網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中新網客户端北京11月6日電 題:實現人生理想,從40歲開始

  人到中年的你,是否有這樣的感覺:不論是家庭還是工作,哪一樣都讓你壓力山大;每天要操心的事情很多,自己早已不是曾經的那個少年,理想越來越遠,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

  不過在兩千年前的東漢,有這樣一個人。他實現人生理想,是從40歲開始的。這個人叫班超。

製圖:倪雯冰

  投筆從戎

  班超出生在東漢初年。如果用今天的眼光看,那並不是一個多好的時代。

  史載,“遭王莽喪亂,暨光武中興,海內人户,準之於前,十裁二三。”中原剛剛經歷了新莽末年以來的大動盪,東漢的開國皇帝劉秀此時還在四處征討各地割據勢力。

  但這同時也是一個充滿機遇、等待有準備的人去建功立業的時代。

  班超出生在一個書香濃郁的士族之家:父親班彪、哥哥班固都是當時著名的史學家,妹妹班昭則是那個年代少有的女作家。

  但由於父親早早去世,一家人生活條件清苦。東漢永平五年(公元62年),班固被召入京城任校書郎,班超和母親也一同遷居至洛陽。那時,家境貧寒的班超靠替官府抄寫文書來維持生計。

  久而久之,班超也厭倦了這種每天抄抄寫寫的日子。幹活兒幹得不耐煩了,他也曾把筆一扔感慨道,大丈夫如果沒有其他志向,也應當像傅介子、張騫去境外之地立功,怎麼能夠在筆墨之事上度過一生呢?

製圖:倪雯冰

  這番話卻招來了同事們的嘲笑。在同事眼中,班超大概是這樣的形象:家裏除了他都是有才能、有名望的人,他自己卻人到中年,連固定收入都成問題,還總想着一些不切實際的夢想。

  班超卻不以為然地回答他們,你們怎麼能瞭解我的“壯士之志”!

  班超提到的傅介子和張騫都是西漢時出使西域的勇士:漢武帝時的張騫,歷經13年,開通中原通往西域的道路,被封為博望侯;傅介子則在漢昭帝時出使樓蘭,以功封義陽侯。

  事實上,班超的這份“壯志”也正是那個時代的需要。

  西漢末年社會動盪,從漢武帝時建立起來的中原與西域的聯繫漸漸斷絕,西域各地被北匈奴控制,絲綢之路也隨之中斷。

  到了班超生活的東漢初,不但兩地的聯繫沒有恢復,北匈奴還常常侵擾河西地區。

  東漢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朝廷派兵出擊北匈奴,班超也隨軍出征。這一年,他已年過四十,實現他夢想的機會終於來了。

  深入虎穴

  戰爭中,班超率軍與北匈奴交戰,斬獲甚多。

  優秀的戰績讓當時統兵的將軍認為他能力出眾。於是,班超又被派出使西域。這讓班超離他的夢想似乎又近了一步。

  當時的西域小邦林立,難免受到北匈奴影響。而面對北匈奴“數寇邊郡,焚燒城邑”,東漢朝廷要做到有效反擊,就必須與深受北匈奴影響的西域建立聯繫。因此,班超等人的出使其實至關重要。

  班超出使的第一站是鄯善國。起初,鄯善國王對班超一行人噓寒問暖,後來其態度卻突然變得冷淡起來。

  細心的班超發覺不對。他猜測,一定是北匈奴有使者也來到了這裏,才讓國王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服從哪一方。這樣的猜測隨即得到證實。

  事實上,鄯善國一貫奉行兩面政策,時而倒向匈奴,時而依附漢朝。

  當時情況緊急。班超擔心,一旦鄯善國王徹底倒向北匈奴,東漢使團很可能會遭遇不測。

製圖:倪雯冰

  於是,他召集了使團內的36人,説明了眼下的處境。“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大家商議決定,先下手為強。

  當晚,36名勇士包圍了北匈奴使團駐地,順風點火、擂鼓吶喊。混亂中,班超奮勇當先,格殺三人,其餘北匈奴使團成員也均被消滅。

  經此一戰,西域諸邦看到了東漢朝廷的決心與實力。在班超所帶領使團的努力下,不只鄯善國,連同被北匈奴“監護”的于闐、匈奴所立的龜茲以及疏勒等均表示願意歸附東漢朝廷。

  東漢朝廷同時也在塞外恢復了西域都護、戊己校尉等官,南北兩道絲路重新暢通。

  再通西域

  班超在軍事行動中勇猛異常,是因為他認為對待這些心存二心的邦國本應“示以威信”。但與此同時,他對待當地民眾寬愛有加。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漢明帝去世、章帝即位。

  趁着這個當口,北匈奴出兵西域,同時還挑動西域的龜茲、焉耆兩國反叛東漢朝廷。期間,焉耆攻殺了當時的西域都護陳睦,形勢驟然變化,中原與西域的交通再次到了被迫關閉的邊緣。

  東漢朝廷正值“國喪”之時,也未能及時向西域派出支援部隊。於是,朝廷令班超撤出西域。

  班超準備從疏勒返程之時,“疏勒舉國憂恐”。《後漢書》載,疏勒都尉黎弇沉痛地説,“漢使棄我,我必復為龜茲所滅耳。誠不忍見漢使去。”説完,黎弇拔刀自刎,以死勸班超留下。

  當班超東行到于闐時,許多民眾嚎啕哭泣地説道,漢朝使節對待我們就像父母一樣,萬萬不可以離開。史書記載,甚至有人抱住班超坐騎的腿,使之無法前行。

製圖:倪雯冰

  班超見當地百姓苦苦相留,下決心留在西域。

  建初三年(公元78年),班超聯合疏勒、康居、 于闐、拘彌等地力量,率兵萬人攻破姑墨石城,逐漸扭轉了當地的險惡局勢。

  到永元三年(公元91年),一直與東漢朝廷對立的龜茲等國投降;三年後,班超誅殺反叛的焉耆王,傳首京師。絲路南北道再次暢通,班超也因功受封定遠侯。

  班超並沒有因封侯而離開西域。一直到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步入晚年的班超愈發思鄉。他已經用一生實現了年少時的理想。現在,他的願望只有迴歸故土。

  永元十四年(公元102年)八月,班超如願回到洛陽。時隔31年,重回故地。只是僅一個月後,71歲的班超便與世長辭了。

  【到香港物流】

相關新聞
左慈:敢耍曹操的一代名醫

連環畫《左慈戲曹》封面   ▌蔡輝   飛步凌雲遍九州,   獨憑遁甲自遨遊。   等閒施設神仙術,   點悟曹瞞不轉頭。   這是《三國演義》中,寫給左慈的贊詩。在羅貫中筆下,左慈是一位世外高人,精通隔空取物、辟穀、隱身、幻化、奇門遁甲等術,他勸曹操急流勇退,把權...

新技術讓東漢彩繪陶樓“朱顏不改”

陶樓(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色彩加固一直是出土陶製彩繪文物保護的國際性難題。如何利用高科技手段讓陶製彩繪文物“朱顏不改”?記者日前獲悉,四川省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護與修復中心正嘗試使用高光譜攝影分析等技術修復兩座東漢彩繪陶樓,古時陶樓正在文物修復師的妙手...

山西展出東漢至近代百餘套碑拓作品(圖)

山西曆代碑拓書法藝術作品展8日在太原美術館開展。山西工美提供 中新網太原1月8日電 (記者 胡健)國家藝術基金2018年傳播推廣交流項目“山西曆代碑拓書法藝術作品展”全省巡展首展啓動開幕儀式8日在太原美術館舉行,展示了從東漢年間到近代的碑拓作品。   山西曆代碑拓書法藝術展...

習近平談婦女工作金句:支持婦女建功立業 實現人生理想和夢想

“中國將更加積極貫徹男女平等基本國策,發揮婦女‘半邊天’作用,支持婦女建功立業、實現人生理想和夢想。”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婦女事業,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發展婦女事業的重要意義,為婦女工作的開展指明瞭方向。   如何保障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