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到香港物流 >> 新聞中心 >> 天下 >> 國際  >> 正文

十年轉型路,75歲的昂山素季將把緬甸領向何方?

ao.hididai.com 來源: 澎湃新聞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圓桌|十年轉型路,75歲的昂山素季將把緬甸領向何方?

  當地時間11月8日,緬甸依據現行憲法舉行了自2010年政治轉型以來的第三次全國大選。

  當下,正值緬甸新冠疫情形勢嚴峻,確診病例數已超過7萬,但這依然沒有影響選民的投票熱情。從當天上午6點開始,大批戴着口罩的選民就已在選舉站外排起長龍。

  選前多數分析人士就預測,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領導的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民盟)的勝利基本上是“板上釘釘”。但此次民盟的勝選速度之快、贏下議席之多卻在不少人的意料之外。緬甸聯邦選舉委員會14日公佈聯邦議會選舉結果顯示,民盟獲得了476個聯邦議會席位中的396席,以壓倒性優勢勝選。另一主要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鞏發黨)僅獲得33個聯邦議會席位,而少數民族政黨撣族民主聯盟只獲得了15個聯邦議會席位。

 

  “每一個選民都在書寫自己的歷史,此次選舉的歷史,以及我們國家的歷史。”在投票日來臨前,昂山素季在社交網站上發佈視頻呼籲民眾投票。與此同時,諸多跡象似乎都已顯示出選民對民盟的“狂熱”。

  在選前造勢階段,民盟支持者自發形成的團體REDs Vote NLD就已經掀起了一股支持民盟的“紅色浪潮”。該團體針對不同職業、羣體、年齡民眾(三輪車伕、船伕、老人、小孩、情侶等)舉辦了15場攝影比賽。在照片中,他們身穿帶有民盟標誌的紅色上衣,高舉紅色民盟黨旗,聲勢浩大。對此,緬甸華僑華人青年工商會祕書長、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博士後亨凱表示,這些比賽旨在營造民盟是代表社會各階層、各年齡段民眾的共同體身份認同。此外,在選舉日當晚,結果尚未出爐之前,全國多地的民盟支持者就開始了慶祝活動,在音樂聲中載歌載舞。

  歡慶之餘,緬甸的前路仍然面臨諸多挑戰。鞏發黨代表11日在新聞發佈會中指責此次大選“既不自由也不公平”,要求重新舉行大選。此外,緬甸選舉委員會還於上月取消了若開邦、孟邦和克欽邦等受族羣衝突影響的近150萬選民的投票資格,理由是當地衝突阻礙投票的開展,一些少數民族政黨對此感到憤怒。與此同時,緬甸也有聲音質疑民盟第一任期並未履行上台時的承諾:促進民族和解、修改憲法以推動政治轉型、提振國內經濟等。

  面對多重質疑的民盟為何能“壓倒性”的勝選?其過去五年的執政期間該如何評價?即將開啓第二任期,民盟又將如何應對國內的不確定性與挑戰?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多位緬甸問題專家,傾聽他們對上述問題的看法,彙編成文,以饗讀者。

  專家簡介(按姓氏拼音排序):

  亨凱:緬甸華僑華人青年工商會祕書長、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博士後

  孔鵬:雲南大學緬甸問題研究院院長、副研究員

  宋清潤:北京外國語大學亞洲學院、副教授

  王楠峯:國家開發銀行雲南省分行國際合作業務處

  查雯: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教授

  張雲飛:新華社仰光分社原首席記者、雲南大學緬甸研究院學術顧問

  鍾小鑫:雲南大學緬甸問題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祝湘輝:雲南大學緬甸問題研究院副院長、副研究員

  “壓倒性”勝利與不願走回頭路的緬甸民眾

  亨凱:在緬甸,選舉比拼的不是政績,而是更為核心的價值觀,其原因根植於緬甸特殊的政治生態:2010年政治轉型前,緬甸長期處於軍政府統治之下,國內族羣衝突頻發。在這樣的情況下,民眾更傾向於對價值觀層面的追求。

  回顧過去五年民盟執政的情況,儘管它在經濟、民族和解和修憲方面未能取得預想中的重大突破,但它代表着更崇高的價值觀。所以,一旦到了大選這一“神聖”而特殊的時刻,那些平時抱怨民盟經濟政策的民眾仍然會給它投票。因為民盟代表的是緬甸社會最核心的改變:民主、改革和開放,而這也是決定民眾選票走向的重要因素。

  緬甸朋克歌手的歌曲《恐怖時代》很好地印證了這一觀點:“以前我們從來不敢談論政治,但我們現在能夠自由表達觀點,這是誰帶給我們的,答案非常清楚。”這首歌在社交平台上有140多萬的點擊率,大獲民眾好評。

  孔鵬:在緬甸大選前的研討會中,大家的共識是民盟仍是下屆議會的第一大黨,但多數專家認為其議席會較上屆大選有所減少。然而,從近日公佈的大選結果來看,民盟不僅勝選而且還獲得了更多議席,其背後的原因值得反思。

  首先,我們是否淡化了緬甸民眾對此前軍人長期執政的厭惡,低估了民眾對“轉型”與“改革”的期待?其次,我們是否放大了新冠疫情以及民盟第一任期政績可能產生的效應,落入“以己度人”的陷阱?據民調顯示,民眾對昂山素季的信任度由疫情前的70%升至疫情後的79%。而像民族和解、羅興亞人問題,民眾可能認為這是困擾緬甸發展的長期性問題,不指望民盟上台後就能根本性解決。最後,是否高估了少數民族政黨的能力,忽視了民盟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影響和動員力?

  祝湘輝:少數民族政黨的影響力受限於緬甸的民族分佈和選舉制度。緬甸是多民族雜居國家,外加採取“贏者通吃”制度(而非比例代表制),因此少數民族政黨候選人很難獲得選票,長期處於邊緣化地位。也有國外研究報告顯示,緬甸的少數民族席位從未超過15%。但撣邦和若開邦情況有所不同。他們在本族民眾佔有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在邦內獲得了較多議席。

  張雲飛:緬甸2020年大選是國家民主轉型進程中的又一次重要選舉。民盟的勝選,無疑表明廣大選民不願走回頭路,希望民主轉型進程繼續。應該説,緬甸民主轉型之路,是軍隊順應民意主導設計的國家發展道路,也是各黨各派事實上接受的民主發展方向。説到底,緬甸各界各方在實行多黨民主制、民主轉型目標方向、市場經濟制度和對外開放合作等重大問題上沒有多少根本分歧。

  緬甸大選不是具體政策之爭,也不是政績好壞之辯,而是要不要繼續推動民主轉型。凡是選舉自然就有輸贏勝負,緬甸這次大選也不例外,但是緬甸有緬甸的國情,還有緬甸的特點。我想用一句話概括:勝選是民意,敗選是選敗。鞏發黨等很多政黨都慘敗給了民盟,説明民眾還是願意再給民盟五年機會領導緬甸,也檢驗了利益相關方的大選博弈效果。事實證明,競爭者的競選策略失當,就會起到反作用,就是民盟的助選員。

  執政5年,民盟的表現不算太差

  王楠峯:民盟政府第一任期的經濟發展表現平平,沒有亮點,缺乏類似於我們國家的大規劃大概念,對負債極為消極,造血功能弱又拒絕輸血。但與鞏發黨政府時期相比也沒有表現太差,總體來説就是政治方面“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經濟方面“大有可為而難以為之”。

  具體而言,政治方面,民盟的主要目標是推動修憲與實現和平,實際上這是很難推動的,從過去的5年看也是如此。經濟方面,本來可以大有作為,但由於民盟作為在野黨的時候一直以財政赤字、債務過重、審批項目不透明等攻擊鞏發黨政府,所以本屆任期有很重的包袱,外加選民政治的影響,使得民盟不敢放手去做。此外,目前民盟的執政能力和管理能力仍較弱,所以經濟發展沒有明顯的起色。

  鍾小鑫:緬甸的族羣政治問題由來已久,利益交錯,局勢複雜。民盟五年執政在這一問題上並沒有取得太多的成效,一共舉行了4次21世紀彬龍會議,但形式大於內容,並未在實質上改善緬甸的族羣困境。這並不是因為民盟的不作為或者無能,可能任何政黨執政都無法在短期內解決族羣問題,緬甸民眾也都有這樣的認知。所以,族羣政治並沒有在根本上影響緬甸的2020年大選。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在海牙國際法庭親自出席抗辯為其贏得了不少緬甸國內的聲望和支持。

  另一方面,我認為民盟執政的五年間,緬甸的佛教民族主義情緒有所弱化,政府加強了對極端言論和行為的管制,一些基層民眾也逐漸意識到了佛教民族主義的煽動性。所以,2020年大選中,將佛教民族主義作為選舉動員的力度不像2015年那樣普遍和洶湧。這對於緬甸的族羣政治與和平進程而言,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張雲飛:我在2016年緬甸形勢和周邊外交研討會上作了“解析昂山素季主義”的發言,當時我就把昂山素季的治國理念概括為“三民”,即民主、民族、民生。客觀講,昂山素季領導的民盟政府在過去五年裏一直重視推動民主轉型進程,堅持議會修憲博弈就是明證;高舉民族和解大旗,持續全力推動和平進程,召開了四次21世紀彬龍會議暨聯邦和平大會,就是為國家發展創造更好的基本條件;盡力推動經濟發展政策落實,高度重視改善民生,設法為民眾謀取更多福祉。

  諸多挑戰在前,民盟準備好了嗎?

  宋清潤:從2010年至2020年,緬甸政治穩定正在從高壓穩定型向機制穩定型轉變。從緬政權穩定層面來看,緬甸過去十年不同形式的政府形式變遷與權力交接過程,基本順利,穩定性強,沒有出現勝者不勝、敗者不願交權的惡劣狀況。從民眾心理層面來看,民眾基本認可政治轉型的基本方向和不可逆轉性,不再那麼擔心軍事政變、政治轉型逆轉或者其他較大的動亂。當然,緬甸也存在諸多不穩定因素,如抗議示威、民族衝突等歷史遺傳問題,新冠疫情還面臨經濟、社會恢復的挑戰。

  查雯:在接下來的幾年,昂山素季與民盟面臨着三大挑戰。首先是處理與軍方的關係。在這次選舉中,有軍方背景的鞏發黨僅獲得了30幾個席位。因此,選舉結果剛公佈,鞏發黨就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不承認選舉結果,這可能給緬甸政局帶來動盪。此外,現行的緬甸憲法是由軍方主導制定的,緬甸上下議院都為軍方預留了25%的席位。因此,儘管鞏發黨表現不佳,軍方的政治影響力沒有被根本性動搖。今後在許多關鍵問題上,民盟還是會受到軍方的掣肘。

  其次是處理與其他少數民族的關係。根據緬甸政府的劃分,緬甸共有135個民族。建國之後,緬甸就爆發了嚴重的內戰。至今,緬甸仍活躍着許多少數民族武裝。昂山素季和民盟一直把實現民族和解作為主要的施政目標,但在過去幾年,緬甸民族和解進程未能取得太大進展。這一方面是因為民盟政府對軍隊缺乏有效控制。很多時候,打與不打以及以什麼條件實現和解,都是軍方説了算。另一方面,一些少數民族日益感受到民盟代表的還是緬族人的利益,以民族身份劃分政黨的現象變得越來越普遍,這實際上也不利於民族和解。

  最後,民盟還面臨着經濟發展的問題。此次新冠疫情對緬甸的影響不小,目前已有超7萬人確診。同時,儘管緬甸有了民選政府,但因羅興亞人問題與西方鬧僵,所以來自西方國家的投資並沒有大幅增加,這都限制了緬甸的經濟發展。在此背景下,與中國的合作對民盟政府來説就顯得格外重要,我們也期待中緬關係在民盟的第二任期取得更加穩固的發展。

  王楠峯:民盟下個任期經濟預測,總體積極樂觀,大方向不會發生顛覆性的改變。因本屆政府經濟發展飽受詬病,有可能在發展戰略方面向經濟領域傾斜。不利的因素主要是經濟發展仍有可能不是最核心的發展目標。由於資金缺乏,對於負債仍然消極,基礎設施和大型項目推動緩慢。緬甸政府可能會採取一些手段,比如啓動一些短平快的項目向民眾展現發展業績,值得關注。

  鍾小鑫:在未來的5年內,我認為緬甸的族羣政治應該會向好的方向發展,而不是進一步惡化。昂山素季已經75歲,這一個任期結束就80歲了,我想她在這樣的人生階段上,想得更多的是自身的歷史地位,而不是一時的利益得失,她很有可能會盡量去做一些實事,而不是一味地被民粹主義綁架。民盟政府可能會在族羣政治以及佛教徒穆斯林沖突等問題上做出更多的努力。另一方面,經過十年的選舉政治與政黨政治的浸淫,緬甸民眾也在公民意識上獲得了一些成長,這種成長會繼續深化,並且會轉變成為解決緬甸族羣困境的民意基礎與社會基礎。當然這可能是一個相對漫長的過程。

相關新聞
習近平向緬甸全國民主聯盟主席昂山素季致賀信

11月1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致信緬甸全國民主聯盟主席昂山素季,祝賀她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在近期舉行的選舉中蟬聯執政。   習近平在賀信中説,欣聞緬甸近期順利舉行大選,你領導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取得佳績,我謹向你和緬甸人民致以誠摯祝賀。相信在你的領導下,緬甸全國民...

緬甸大選昂山素季領導的政黨再次大勝 專家揭露三大原因

據緬甸聯邦選舉委員會(UEC)當地時間14日公佈的最終選舉結果,國務資政昂山素季領導的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民盟)已經獲得了聯邦議會的絕大多數席位,在本次大選中大獲全勝。對於民盟的再度大勝,有緬甸問題專家梳理了三大原因,並表示,在民盟的繼續執政下,未來中緬關係將持續向好。...

緬甸公佈聯邦議會選舉最終結果 民盟將繼續執政

新華社仰光11月14日電(記者車宏亮 張東強)緬甸聯邦選舉委員會14日公佈聯邦議會選舉最終結果,國務資政昂山素季領導的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民盟),在日前舉行的聯邦議會選舉中獲半數以上聯邦議會席位(含軍人非選舉議席),將繼續執政。   數據顯示,在此次大選產生的476個聯邦議會席位中,民盟贏得396個議席,包括人民院(下院)258席、民族院(上院)138席。另...

外媒:昂山素季領導的執政黨贏得緬甸大選

圖源/GETTY 據英國廣播公司13日報道,緬甸官方同日公佈的投票結果顯示,該國國務資政昂山素季領導的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贏得了足夠的議會席位,可以組建下一屆政府。 根據最新選舉結果,全國民主聯盟贏得了346個席位,超過組成下屆政府所需的322個席位。在今天(13日)宣佈勝選之前...